美国到了“苏伊士时刻”吗

2020-06-23 06:03:00 作者:开心  阅读:95 次  点赞:2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0085322.com 收集整理
分享到:
关闭
听新闻 - 美国到了“苏伊士时刻”吗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原标题:美国到了“苏伊士时刻”吗

6月19日,人们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附近参加集会游行。

  焦点透析

  如今,美国正遭遇公共健康危机、经济萎缩危机和种族不平等触发的社会危机“三连击”,大选形势与疫情之前迥然不同。截至21日晚,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227万例,累计死亡病例大约12万例,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均居世界首位;逾4000万人在疫情中失业,失业率升至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高水平;弗洛伊德事件引发了美国自1968年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以来最广泛、最持久的抗议浪潮……最新民调中,仅约四分之一美国选民认为国家朝着正确方向前行。

  综合新华社电

  世界正目睹美国成为疫情应对最差国家,“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全美大骚乱,同时,美国又不断挑起与中国、欧盟、伊朗等的外交争端……

  今年3月中旬,还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初期,中国就实现了“拉平曲线”,彼时,美国疫情初起,整体形势还远未明朗,但敏锐的分析人士已经感知到了重大的事情正在发生。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和亚洲问题专家拉什·多希3月18日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文,认为这场疫情或成美国的“苏伊士时刻”。

  库尔特·坎贝尔和拉什·多希认为,二战后的70年里,美国作为全球领导者的地位不仅建立在自身的财富和力量之上,还建立在同样重要的一种合法性之上,这种合法性源自三大要素,即美国的国内治理、提供全球公共物品以及召集和协调全球危机应对的能力和意愿。但是,新冠肺炎疫情“正在考验美国领导力的三大要素。到目前为止,华盛顿未能通过考验”。

  该文发表之时,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还不到1万,累计死亡人数刚刚增加到100,美国还有很大的机会向世界展示它在“国内治理”方面的水平。其时的美国还没有退出世卫组织,还有机会向世界表明它可以“提供全球公共物品”,显示它在“召集和协调全球危机应对”方面的能力和意愿。

  但是,三个月后的今天,世界正目睹美国成为疫情应对最差国家,“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全美大骚乱,同时,美国又不断挑起与中国、欧盟、伊朗等的外交争端……这些加速进行的“去全球领导力”进程,恐怕早已不是“华盛顿未能通过考验”这么简单了。

  自美国崛起之后,它就长期处于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矛盾之中,并形成了单边主义的外交风格,常常会到地球的另一端定义自己的国家利益,而妥协和均衡很晚才被写入美国人的国际政治字典中。

  1956年的“苏伊士时刻”被认为是美国作为“未来的强国”接手全球事务、大英帝国以“过去的帝国”身份退居为二等国家的转折点。

  但是,美国不是另一个大英帝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作为大英帝国的对立面而崛起为新帝国的。

  二战后期,表面上看美国和英国作为盟国并肩作战,但是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总统却将大英帝国的殖民地称为“地狱之洞”,并坚信“殖民体系就意味着战争”。

  即使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第一次大规模介入世界事务时,时任总统威尔逊也提出了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十四点纲要”,令老欧洲那一群习惯了利益妥协、列强博弈甚至秘密外交的旧式政客瞠目结舌。

  这就是美国与大英帝国的一大不同。正如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所分析的,“美国的领袖总把自身的理想视为理所当然,很少认识到这些价值对旁人而言是多么离经叛道。”“帝国无意在某个国际体系中运作,它期望把自身建成为一个国际体系。”

  自美国崛起之后,它就长期处于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矛盾之中,并形成了单边主义的外交风格,常常会到地球的另一端定义自己的国家利益,而妥协和均衡很晚才被写入美国人的国际政治字典中。

  20世纪美国的许多外交行动,都可以追本溯源到威尔逊的理想主义。基辛格认为,“这些观念显然既非全然成功,也非全然失败。”但是,进入21世纪后,从小布什推行的“先发制人”,到奥巴马8年事实上无所作为的“改变”,再到如今的“美国优先”,美国已越来越不像是基辛格能够轻松且优雅地描述和说明的那个美国了。

  美国很可能不是实力的陡然下降,而是实力的某种转换。考虑到美国当前在金融、科技、媒体、学术、大众文化等多个主要领域的实力仍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那么,传统实力向新型实力的再一次转换也完全有可能。

  截至美国东部时间6月18日,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已超210万,死亡病例超11万。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美国失去了过去从“国内治理、提供全球公共物品以及召集和协调全球危机应对的能力和意愿”中获得的全球领导地位的合法性。

  历史学家汤因比曾有一个说法,“近代西方惊人成就的秘密,在于精神武器与世俗武器的巧妙结合。”此话的含义是,历史上此起彼伏出现的帝国,大多数是依靠武力建立和维持统治的,只有近代以来的西方帝国,懂得使用“精神武器”行使全球霸权。

  这个观点对于理解美国尤其合适,虽然美国的军事实力排名世界第一,但作为最新一代的西方帝国,它的全球统治却很多时候依靠道义、理想、价值观、责任感和领导世界的意愿及能力等精神上的力量,这就是美帝国的特殊之处。一旦失去了这些,它也就与历史上那些穷兵黩武的野蛮帝国没什么不同了。

  如今,世界正在目睹美帝国精神力量的衰落。

  根据前面讲过的历史借鉴,大致可以对美国未来做法做出如下预测:

  第一,与大英帝国类似,美帝国维持全球霸权的总成本不可避免地高出其总收益。这个局面出现的主要因素,是各种力量的共同作用。

  第二,与大英帝国类似,美国也将有序地预留未来利益。但国际格局的改变不仅仅是美国单方面的事情,而应该在多极化国际体系中由各主要国家共同完成。

  第三,美国很可能不是实力的陡然下降,而是实力的某种转换。考虑到美国当前在金融、科技、媒体、学术、大众文化等多个主要领域的实力仍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那么,传统实力向新型实力的再一次转换也完全有可能。

  (文/文扬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上海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苏伊士时刻”

  “苏伊士时刻”指的是大英帝国在全球事务中失去了既有领导力、不得不让位于新的世界霸主美国的那个标志性时刻。

  1956年冬天,当一支英法联军重返苏伊士运河军事基地试图阻止纳赛尔的苏伊士运河国有化计划并维护其在这一战略枢纽地区的传统地位时,美国通过金融和舆论手段迫使英法无条件撤出了埃及,并顺势填补了这一地区的权力真空。

  声音:失败国家

  “当我们亟需最正确的科学引导走出困境的时候,美国领导人却谎话连篇,还将一切他不喜欢的消息斥为‘假消息’……当我们需要全球合作共同抗击疫情的时候,美国却赶走了我们所有的盟友……”

  ——《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

  “如今的美国人正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而似乎是要进一步证实这一点,一场因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而引发的骚乱竟然在疫情高峰期蔓延至整个美国。”

  ——美国《大西洋月刊》

  美国疫情向南蔓延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截至21日晚,美国累计确诊新冠病例超过227万例,累计死亡病例大约12万例。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综合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和卫生部门数据报道,南部多州疫情形势严峻,每日新增确诊人数维持高位,年轻人感染情况同样令人担忧。

  随着美国重启经济,全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从一度低于2万例重回到3万例。截至20日,美国至少23个州的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较一周前数据出现反弹或持续上升。

  另一方面,南部多州官员警告,确诊病例趋于年轻。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19日说,过去一周来,新增确诊病例的中位数年龄为37岁,明显低于3月底至4月初水平。

  得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也说,得州多个县的新增确诊病例中,30岁以下人群占多数。南卡罗来纳州和佐治亚州卫生官员提及类似发现。

本文关键词:美国 , 大英帝国 , 疫情

相关文章

X

新闻网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2006-2020 0085322.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8888888888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